终于可以更新了orz

自从用了废柴2以后它果然不负盛名的总处于老大妈抽风态,时而屏蔽时而开放的神秘作风让我甘之如饴(?
反反复复不可计次之后我终于习惯了所以今天猛然发现自己可以进入管理页面的那刻我淡定如水(……)其实是早先被其他事件打击到精神麻痹而明显的FC2“抽风门”已经不能轻易撼动到我,恩,大概就是如此(熊吉脸

最近事情都堆成了只能打码消音的状态,顶着巨大的压力(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从何而来)将对现实生活的某种怨恨转化为动力(有么)发愤图强(当然不是在特别正经的事情上)生出了不少东西。
零散的画了很多东西。然后突然发现厚涂很好用。图毁掉的地方可以密密麻麻的给遮住,就像没发生一样没痕迹。

其实之前一直对于自身所处环境中的位置问题抱有疑问,可以说相当的迷惘,既不想和身边人一样过那种自觉很普通就像杯白开水一样的生活,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就只是按照父母的意志或者受社会大流的影响被推到这样一个境况中,也不想像现在一样仿佛边缘化了的危险人群。恩,不怀疑自己曾经努力过,进入这所高校,稍微有点自满的睥睨了一下暂时被抛在远处的众生们,到现在却发现自己的可悲了,众生们在我们眼里是被抛下的,但是事实是否是如此值得考究,或许现在的他们正迎来自由人生的第一个春天,而我们却死守着肃杀的秋景以为光芒仍旧会如上个季度般照耀我们的人生。众生们说羡慕,那种骄傲能停留多久我发现它在我身上已经快要被用尽了,我不断寻求一个所谓的人生正轨和我自身爱好追求的契合点,能让它们共同引领自己驶向我所向往的地方,我知道会有一些障碍物但是这种觉悟远不够的,这是目前我一个令自己郁闷不已的发现,纠结两个字怎么书写的我隔了很多年才彻底明白,我对于之前的滥用和误用感到后悔和抱歉。之前也没有非常清晰的梳理过这种想法,因为它堆积的过快而自己懒于做这种伤神伤心的事情,说不定突然会因为郁结之深而哭了出来,场合时间什么的我至少也会考虑一下,没有挚友明白我这种心思突然爆发也会给普通朋友带来麻烦,况且这种软弱的心境或多或少也不想让别人太过看透,成年人是一种诡异的生物。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在作祟,但是我们谁也舍弃不了这两样东西,它们仿佛我们的影子,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在支撑我们,如果有朝一日人格垮塌,估计就是自尊和虚荣破碎的那天。多么杯具的自身,我很想这样自嘲感叹,人是多么复杂的矛盾体随着时间在渐渐变得更加混沌,上天给了我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背景,给了我一个中间层次的生活路线,给了我一个中流意识,我想我绝非狭隘的,但是绝对不是高尚的,我猜自己也是想要过中等的生活的,不奢华的也不拮据的,随意点的却永远都在框架里的生活。这是上代遗留的诟病还是自身发展的局限呢。
不小心就会发散到其他很远的地方去了。回头来还是落脚到眼前的现实,简而言之自己定位不明。是涌入XX万高教大流中熬得形容枯槁为了鲤鱼龙门一跃途中说不定还有几次自相残杀头破血流甚至玉石俱焚,还是俗话中的“跟着感觉走”,不完全的摸黑前行,说不定闲闲散散会找到别的光明出口,而豁然开朗后,风景一览无遗的就是我梦中的理想国——当然我对于这种美好愿景一向怀有保留,二维虽说看多了但是自己还是很现实一人比如从小就考虑生死这点我相当的在意,其实我是有那么点儿哲学家的范儿……?(够
其实自己是非常容易懒散下来的一个人,例如现在好同志们都顶着太阳去学习了,而我就在电脑前发些长吁短叹进行看似深刻实则无益的自省,好吧,这注定了自己不是和她们一路的人吧,所以她们走的路也不是我想走的,或者稍微独立点的想法,她们不知道自己想走什么路,只是有路就走,因为无知,所以无畏吧。而我自己,因为朦胧的知道自己想要的,知道自己偏好的,反而看见了很多路障迟迟迈不开步子,彷徨在原地,就很自然地落在了两 拨人的后面。原则上我是想找到第三条路的,当个全才……哥你臆想要自重不是么?
我想自己不是能拟定计划并严格执行的人,所以还是在等待吧,隐约觉得第三条路会到来的,至少在最后我还能安慰自己说:你尝试了,你还年轻。